•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动态
  • 【老兵口述历史】方永刚:守山之巅 铸国之眼

    日期:2022-01-11 17:02:15 来源:​退役军人事务局 浏览量:​
    分享:
         

    编者按

    为深入推进党史学习教育,即日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开设“老兵口述历史”专栏,见证老军人们在军旅生涯中的坚定理想信念、卓著战功和感人事迹,激励广大工作人员传承红色基因,自觉做好工作,推动退役军人工作高质量发展,努力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多做贡献!

    守山之巅 铸国之眼

    人物简介:

    方永刚,1965年出生于浙江金华,1981年10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87年9月入党。原海军某部雷达侦查站士兵,1991年因公负伤,于1999年10月退休,现为金华市离休退休干部休养所退休老干部。2009年,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唯一代表,参加第四次全国自强模范表彰大会,并被授予“全国自强模范”荣誉称号。

    圆年少迷彩梦 守巍巍雁荡山

    1965年,我出生在澧浦镇一个小山村,出身贫苦就想着要走出大山。于是,我发奋刻苦读书,凭借一股韧劲,考上了金华一中。

    我从小就对军人有着浓厚的好奇心和向往之情,渴望有一天能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高中三年一晃而过,走出校园的时候,我十七岁,想起从小魂牵梦绕的迷彩梦,又碰上了一年一度的征兵,我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绿色军营。走上了坚守于崇山峻岭的道路。

    1983年,结束了为期一年的雷达侦查技术训练,我来到了台州大陈下岛。岛上荒无人烟,除了荒草和石头,就只剩下驻扎的士兵和呼啸的海风。驻守的生活很艰苦,物资也很匮乏,买菜要坐船到椒江买,一趟来回就是一天。如果遇到台风季节,还会出现食物短缺的情况。没吃的我们就熬一熬,等台风过去了就好了。这个东海岛屿离大陆有52公里,我们就和大海作伴、和雷达作伴,在艰苦与孤独中像灯塔一样守护着祖国。

    在海岛上待了将近三年后,由于工作需要,我被调往了雁荡山。山很高啊,1000多米的山,上山下山得要半天时间。不过山高也有好处,夏天很凉快,冬天还会下雪。我们脚下就是云雾,我的战友经常拿这个开玩笑说我们过的是神仙生活。

    严格执行侦查任务 苦练雷达修理技术

    侦查任务并不轻松,这个位于东海之滨的雷达站就像是祖国的眼睛,外国势力的一举一动,都要靠我们来侦查记录。

    我们一直处在战备状态,雷达24小时运转,大家轮班执行任务,每天都会发现很多情况,必须要随时记录并上报。

    刚去到雁荡山时,我也觉得压力很大。后来习惯了,其实还好。在这座海拔一千多米的山上,我度过了十二年,这十二年特别快就过去了。为了祖国这都是值得的,再让我选一次,我还要做祖国的卫士、做党的枪。

    当兵的经历是最让我难忘的。作为一名雷达修理技师,我的主要任务是保养和修理雷达装备。雷达保养并不是一件轻松工作,一年365天,天天要保养,每周、每月还要进行大的检查保养。雷达修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平时会有很多小故障,这些处理起来比较容易。有的时候会出大毛病,修理起来就很费劲。

    刚调到雁荡山,在面对雷达故障的时候,我就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很多问题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有的问题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故障严重的时候,不仅妨碍了雷达的正常运作,甚至不得不停机一段时间。

    这样不行!必须攻克这些难题!我刻苦研读雷达修理与故障排除的专业书籍,学习各种故障情况和修理方法,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过硬的雷达修理技术能手,解决各种雷达故障。有时候就在夜里,一边看书一边照着书中方法来修理雷达装备,钻研方法技能。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反复学习和实践,我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我在海军雷达侦查类大比武中连续三年获得雷达操作一级技术能手,之后就免考了。

    当时,国家非常缺乏雷达修理方面的技术人员,我就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带出了不少雷达修理技术骨干。这些都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雷达修理是我的本职,做好是应该的,做不好就是失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好平凡的工作,为祖国的和平安宁做出小小的贡献。

    我们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

    心系工作因公负伤 留队奉献坚守岗位

    1991年的元月七号,我在服役时受了伤。

    那天天气很冷,整个山顶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地上都冻结实了,滑得很。我申请到了探亲假,心里很是兴奋,也很紧张。我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想着再过几天就能看到父母,我的心里是很期待的。但是,我也担心山上的设备,我必须保证雷达装备在春节期间正常运转。有了这个想法,我就爬上雷达装备,对装备进行检查,想要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后再回家休假。

    记不清当时是怎么回事,应该是结冰太滑了。我从很高的阶梯上摔了下来。摔到地上后,我就无法动弹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就晕了过去。后来回想起这一幕,我还是觉得心惊肉跳的。

    万幸的是部队首长和战友及时把我送往118医院进行救治。经过检查,我的右股股关节骨折。我在医院里住了六个月,伤一直都治不好,关节都坏死了,没有办法,最后决定对髋关节进行假体置换。

    阴雨天气,这个旧伤就会胀痛。

    出院后,我拿到了一本写着“二级乙等”的残疾军人证。部队领导很照顾我,安排我回地方养伤。那时候部队很缺技术人才,我想我留下来,还能再带出几批技术骨干。我毅然放弃到后方休养的机会,继续留在雁荡山顶。

    受伤之后,我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继续投入到工作之中,为部队的战备值班任务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要选择留在部队。

    退休不褪色 余热也生辉

    一直到了2002年,我被批准退休并回到金华安置。

    来到金华市军队干休所后,我先后担任了党小组长、党支部书记和管委会委员、副主任,参与退休老干部的服务管理工作。老革命、老前辈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等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是人民的功臣。我要把革命先辈为人民幸福安宁无私奉献、自我牺牲的精神传承下去,发扬光大。通过自学掌握的家用电器维修技能,我还帮助老干部和群众修理电器。

    连续数年,我被评为干休所优秀共产党员。

    2009年7月3日,我收到当选全国自强模范的通知,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唯一代表,来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了第四次全国自强模范表彰大会。受到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和我们一一握手。当我和他们握手时,我整个人紧张得直发抖,只记得他们特别亲切,手特别暖和、特别软。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激动,感觉和做梦一样。

    我感到自己做的工作得到了祖国和人民的认可,觉得无上荣光。但我也感到非常惭愧,因为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一点点的工作,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如此崇高的荣誉。

    十九大以后,国家组建了退役军人保障机构,组织上对我们这些退伍军人真的是太好了,地方的同志们也非常关心照顾我们。我家门口那块“光荣之家”还是市领导和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一起帮我挂上的。

    虽然我退休了,但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年轻人,以后还要继续努力,多做一些事情,为党和国家做更多的贡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